百年慶的前夕,一個微涼的平常日,我又回到寶藏巖社區。

三年前印象裡:老舊有點髒亂,但有韻味,也很危險,彷彿在夢境中的城鎮裡,

轉角又是一條蜿蜒的小徑,通往未知的空間,隨時可能崩離瓦解。

四處都是各時間人們留下的痕跡,無論是生活還是侵入。

TIME雜誌曾經以它跟101大樓來代表台北。

 

漫長的三年終於過去了,開館那天太複雜,外國記者的party、市長的演講、候選人們的造勢、好奇人們的鑽入。

我瞧了一會著實嚇到,這時候我不該出現,這裡的居民也許都逃離了,或是躲入安全的殼中避難,

只有一位和藹的老先生總是坐在自家前庭,望著我們,還是我們望著他?

心中很不應該卻又強烈的認為:這下連居民都成了這館的裝置藝術了?

 

今天趁著人少,我趕緊來細細的看它,雖然我又一次侵入打擾了居民我想。

塗鴉少了,多了一些不同形式去企圖驅趕舊有。

樓梯還是無處不有,這是空間強制性的保存下來的文化,

無論有多少被瓦解,但是新建的還是被收歸「樓梯」的列子中。

風車在轉動,我不知道它為何在這?三年前就看它在轉著,

它在守候著這塊土地嗎?總是望著聚落靜默的看著。

 

今天我看見很多奇特的現象,工人還依然在工作,但不同的,

是有一群工人到處趕著補牆、補水管、修復東西,他們在趕的,是才剛弄好的地方。

這是怎麼了?

在很多地方的角落人們到不了的地方,有更多工人們的裝置藝術品,

這些裝置品是一般人無法辦到的,也是好的施工單位沒有天份的,

但是這樣的東西卻被視而不見?還是主辦單位太忙碌了,

太匆匆急著開館?

 

這空間不管如何都是獨一無二的,無論他將來如何。

以人為尺規衡量搭建的聚落,以迷宮思維的廊道空間,

一層一層往山攀延,往天上去,宮崎駿的卡通裡,希臘神話島嶼的故事裡。

  樓梯,是寶藏巖的代名詞 靜默鬥爭下的痕跡。 都市酵母特展,到明年三月。 找了好久,終於找到,頭呢!!?太可惡了!這不是鬥爭是什麼?這是一種排擠!歧視 鴨子游泳

 

創作者介紹

手樸隨想創意工作室。WATCH!TOUCH WORKROOM

qqpa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